世纪华通上半年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153.79%

中证网讯(记者  黄淑慧)8月29日晚间,世纪华通(002602)公布2018年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8.95亿元,同比增长138.5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11亿元,同比增长153.79%。因去年同期处置资产存在较大的非经常性收益,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11亿元,同比增长14.93%。 公司预计2018年1-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幅度为18.98%-39.97%。     世纪华通表示,上半年营收大幅增长主要归功于点点互动成功并表以及《择天记》、《魔力宝贝》等新游上线等红利。除此之外,市场所关心的盛大游戏注入事宜也已经迎来进展,世纪华通已于6月12日起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收购标的资产为盛跃网络100%股权,盛跃网络正是盛大游戏在国内的控制实体。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游戏开发技术的提升,游戏产业间的竞合共赢模式也日臻完善。今年2月,腾讯以30亿元战略入股盛大游戏,双方欲分别利用各自在研发运营和发行上的优势在游戏业务上展开强强合作。3月,腾讯领投有“韩国微信”之称的Kakao公司旗下的游戏子公司Kakao Games,投资金额为5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3亿元),腾讯目前担任第二大股东。点点互动和盛大游戏分别跟进投资100亿韩元,各占其总股本的1.19%,海外布局进一步扩大。     此外,今年4月世纪华通与三七互娱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未来3年,世纪华通将优先授权三七互娱游戏改编权,数量每年不少于3款;三七互娱国内外游戏发行运营优先与世纪华通合作。6月,盛大游戏与恺英网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旗下子公司将在IP游戏、影视、文学、动漫、游戏研发及渠道运营等领域开展全方位业务合作。6月29日,上海大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大鹅文化)发布公告称完成A轮1亿元人民币融资,投资方正是盛大游戏,这是盛大游戏持续发力新文化产业的重要一步,投资大鹅文化也正是看重游戏MCN机构作为新兴的内容和流量载体的潜力。

盛大游戏谢斐:将组建副总裁领导新文创事业部

“如果说2017年是盛大游戏继续向前,重回行业巅峰的一年,2018是全速奔跑的一年。”盛大游戏首席执行官兼董事谢斐近日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表示。 面对游戏行业整体增速放缓、走向细分化的趋势,谢斐表示,盛大游戏正着力布局以游戏为核心的新文创产业,打造新文化产业生态圈。 据其透露,盛大游戏所构建的新文创还是围绕游戏业务来进行。同时,在盛大内部新文创被提到重要位置,由副总裁亲自领导该事业群。 谢斐告诉记者,目前该事业群组织架构正在规划过程中。 另外,谢斐表示,盛大游戏会更加注重细分市场抓取。据谢斐判断,二次元游戏将迎来彻底爆发。 发展新文创仍以游戏为核心 7月23日,盛大游戏与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利用功能游戏等数字手段传播南海文化。此次合作是盛大游戏新文创战略的最新深度合作。 在不久前,盛大游戏联合国家文物局推出了文物加app,并表示将联合各级博物馆和文化旅游机构推出一些功能类游戏。盛大游戏副总裁陈玉林在大赛开幕会上称,“接下来盛大游戏将从功能游戏、文旅结合、衍生品开发、文物IP孵化等多方面推进。” “盛大游戏之前和国家文物局推出的文物加app,全力扶持本土文创力量,将高清数字技术投入到传统文化资源中,帮助博物馆实现数字化。”她表示,未来盛大游戏将会将“游戏加”理念运用到文化产业乃至其它行业中。谢斐表示,此举也使得盛大游戏的涉及领域更加多元。 至于着重发展“新文创”的原因,谢斐从内外部两个层面进行了阐释。 谢斐认为,从外部来讲,在新旧动能转换、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新文化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当中,游戏产业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已经超越过去几十年的文化产业,成为了新文化产业中真正的龙头。”与此同时,像上海文创50条等政策支持也为新文化产业的发展带来巨大利好。 而内部原因方面,谢斐表示,这两年,盛大游戏营收、净利润都不错,净利润居行业前三,处于全新的发展阶段。而在推进现有游戏业务推进的同时,“也在寻求自身在文化领域的突破。” 根据盛大游戏官网公布的数据,盛大游戏目前拥有2000多名游戏研发、运维人员,先后推出《热血传奇》《传奇世界》《龙之谷》端游以及同名手游,《最终幻想》,《神无月》等70多款网络游戏,注册用户超过21亿。 尽管新文创会涉及到其他的文化产业领域,例如由盛大游戏网游《龙之谷》改编的3D大电影曾于2014年上映;由盛大游戏开发的《热血传奇》《传奇世界》两款端游也衍生围绕传奇IP的IP生态链,如《传奇世界手游》《传奇世界3D》手游,谢斐透露,盛大游戏将与各个领域的合作伙伴一起打造“中国的传奇世界宇宙”,所衍生的传奇世界IP生态圈,从形式上将会涵盖小说、影视剧、网络大电影、院线大电影、周边衍生品、动漫等细分领域。 同时,谢斐仍强调,盛大游戏的新文创模式不会与游戏割裂开来,会“用自己的势能,推动整个新文创行业的正向发展”。 谢斐表示,盛大游戏的新文创板块仍围绕游戏业务主业。她认为应该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盛大游戏自身就是应该开发好游戏。 2018年初,盛大游戏提出“大发行”的概念,以开放分享为原则,将IP资源,包括《热血传奇》《传奇世界》《龙之谷》等,开放给以中小研发商为主的合作伙伴,并由盛大游戏发行,以推动游戏产业的正向发展。 “如今的游戏行业早已不再是开荒时期的野蛮,它更接近于一种细腻的文明,分工明确,有定位。”谢斐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道,“随着整个文化大产业的发展,我想没有谁能够在这个产业发展的每一个环节,都能够成为主角,开放和分享的精神,成为我们在这个大产业环境里面都应该有的一种心态。” 谢斐表示盛大愿以开放心态与业内公司伙伴共建新文化产业生态圈。

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今年是游戏业“三荒”年

盛大游戏曾是中国网络游戏的标签,在经历了上市、退市的过程后,近来的盛大游戏又来到了回归A股的关键阶段。 今年China Joy现场,盛大那把10米高的屠龙宝刀开幕当天被台风吹断,但很快盛大游戏举办了一个断剑重铸仪式,并打出宣传口号“屠龙重铸之日,传奇归来之时”。“这个和盛大也是一样的,我们会重铸、新生。”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奋战在游戏行业第一线十几年,谭雁峰准确而犀利地指出了当下行业发展的痛点和趋势,他认为2018年是游戏行业的“三荒年”:产品荒、流量荒、用户荒。那么,面对“三荒年”,盛大游戏又将选择如何应对? 传统的方式已经很难做了 今年的China Joy上,记者可以从很多厂商的言论中感觉到一种迷茫和焦虑,数据上也是如此——无论整体收入增速还是用户增速,都是历年新低。而一个月前谭雁峰就感慨说:“一直有人跟我说红海,很久没听人跟过说过红利了。” 作为资深游戏人,谭雁峰清楚地看到了游戏行业来到了转折点,也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了其中的痛点,“我们去年做内部监测,一周有100款新游戏,今年这个时候一个星期新游戏50款不到,行业的产能在下降。”从盛大游戏本身来看,这家老牌游戏企业并不缺产品。但更多厂商面临的是焦虑和迷茫,“产品荒”外,流量和用户的问题也让厂商非常头疼。 谭雁峰对“流量荒”的解释是,头部的超级APP让整个流量的集中度越来越高,流量渠道的竞争已经从渠道竞争变成了价格竞争。而价格竞争有负面效应,很容易就看到天花板。 而“用户荒”方面,谭雁峰看到的是,首先,今年一款新游戏上线后,获取用户的难度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大。增量市场在萎缩,新用户优先选择的可能是短视频等新的娱乐方式。还要看到的是,存量市场很多核心用户已经聚集在头部游戏里了,“三荒”让未来很多产品的市场营销、获取用户的难度越来越大。 面对市场形势,谭雁峰的观点是:首先,机会在细分市场,比如二次元人群、多人竞技领域、三四线城市人群、中老年用户领域等,都存在机会;其次是产品质量,虽然任何时候都在提这个,但在大环境不好时,这一点变得更加重要;第三是注重口碑和长线运营,传统的方式已经很难做了。 深耕二次元赛道 2018年,《恋与制作人》的火爆、B站的上市,让行业人士看到了二次元人群的巨大消费潜力,不吝“氪金”的二次元人群为各大游戏厂商所垂涎。 “二次元等细分市场一定是未来的市场主角,特别是随着Z世代的不断成长,二次元游戏这一深受年轻用户喜欢的细分游戏领域,将迎来爆发。”谭雁峰告诉记者,有数据研究表明,2018年二次元游戏移动游戏市场规模预计超过200亿元,未来5年将有可能达到千亿级市场规模,这是一条上升的赛道,盛大游戏肯定要参与进去。 在二次元领域,盛大游戏2013年便开始布局,自研和发行均有一定积累。2018年,盛大游戏选择的打法是继续深耕,建立全新的发行品牌i次元并辅以投资手段,大举攻入二次元市场。 目前二次元细分市场虽然百花齐放,但很多走得快的公司并不是一线大厂,却是一些中小团队。谭雁峰认为,一线大厂对传统网游更理解,中小团队更加年轻也更加理解二次元用户,转身更快。但他们的门槛在于可能懂二次元,但不一定懂产品研发。而一线厂商很懂研发却可能不懂二次元,彼此需要学习与互补。 谭雁峰也透露,除了品牌,盛大游戏也会投资一些团队,但现阶段暂不方便透露更详细的细节。MMO和二次元是盛大游戏最重要的深耕赛道,创新品类在做研发和尝试,比如最近处于风口的小游戏,谭雁峰坦言也有布局。但他也深知小游戏用户面临留存问题,可复制性很强,但窗口期能保持多久则不好说。 “小的公司要知道能做什么,大公司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如果都做,注意力就不聚焦了。”虽然关注了很多细分领域,不过谭雁峰说盛大的战略没那么复杂:“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比别人做得好一点,做得快一点。”